·“平淡不淡,寻常非常”,由一己之所好而往之,不傍不附,不倾不倒,袋里有米,炉边有柴,还要什么?
 ·“高士”的“高”,不见得个头有多高,伯夷、叔齐、巢父、许由、伯牙、子期个子都不高!陈老莲画中高士,一眼望去都是矮子,这才真高!
 ·“五音使人耳聋,五色使人目盲”,现如今真的是!
·“画不师古,如夜行无烛”(王原祁),而师古不化,将必无路可出。
 ·出不出家、当不当和尚,只是一个形式,未必当和尚的就比没当和尚的人内心更清净。
 ·菩萨面前磕头跪拜的,都是有所求,有所欲的,如今,参禅打坐,烧香拜佛的芸芸众生,大都是空虚、跟风、出洋相,心底皆不纯净!
 ·忙个不停就很难有个好修行
 ·儿童的纯真和老人的纯真本质是不同的,是“看山是山”和“看山还是山”的区别。没做过母亲的女人,是不会真正感受母亲分娩时的那种痛苦和幸福。
 ·继承是思考、是承载,绝不是简单的模仿,是精神领域的事情!
 ·任何创造都要承担风险!艺术如是!
·今天的欲望、贪念等,明天你终于发现都不是自己真正需要的时候,那就晚了!
 ·艺术的本质是“写意”,具象和抽象都不是绘画的目的!“写意”是一种精神,一种境界,绝不是一种画法,“写意”是中国画美学思想的出发点和终极目标!
 ·工匠复制现实,真的艺术家带动并引领着现实!
 ·一看就懂,一学就会的手艺,绝不是真的艺术!
 ·当今画坛“画派”林立,然天下唯一派而矣,即正派。“君子不党,君子周而不比”,无派则大气。文王不派,孔圣不派,故德配天地,道义千秋。无派则无牢笼不鄙,故而能和,和者为大,分之必小。南宗北宗皆一宗,即正宗大道,正大气象,不中必不正,不正则不大,不大必不会久亦!
 ·瞎子阿炳的《二泉映月》,起初并没有名字,但也感人心扉,使人动情。中国画亦是,全在乎“心”。
 ·在世如莲,静心素雅……“真正的平静,不是避开车马喧嚣,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”(林微因),不污不垢,淡看浮华,红尘一醉,孤影何去?明心见性,澄怀虚静,一念尚多,况多念乎?
 ·艺术家是醒着做梦的人。
 ·现在的艺术市场真的可悲,和作品的好坏已经没有了关系,大家关乎的都是作品后面的东西,是畸形的!
 ·创作过程中,我拒绝一切意见!
 ·好鸟未必站高枝
 ·著名豫剧大师马金凤先生晚年得病,失忆,连儿子和亲属皆不识,但,让其背一段戏词,马先生随将《穆桂英挂帅》背出,竟一字不差……震撼了我
 ·陈丹青先生当年考中央美院,在外语试卷上写下“我是知青,没上过学,不懂外语”,随即交卷,离开考场。后以外语零分,专业高分录取。今天的艺术考试制度和模式,是不折不扣的荒谬和侮辱。
 ·当年吴作人先生说:一幅画,要知道画,也要知道不画……余也常告诫弟子要知止!
 ·艺术家的地位,不应是政治和经济势力决定的
 ·艺术家的属性是文化,艺术家的使命是传承和创造
·如果面前摆有两条路,走最艰难的那一条!正确的路,往往难行。
 ·我不是人,是人物!
·人为什么奋斗?多是在被挤压和受排斥的时候。
 ·不为俗情所染,方能说法变人
 ·别人不为的,就是我大有所为的。
 ·要有胆量和自己断绝关系。
 ·创作就像发言,重复就等于说废话
 ·你听过鸟叫吗?听过!好听吗?好听!能听懂吗?不懂……艺术如是。
 ·从简到繁是入,从繁到简是出
 ·生命的质量决定艺术的质量,灵魂的深度决定了视觉的深度,精神的高度决定了境界的高度。
 ·“道可道,非常道,名可名,非常名”,艺术品的真谛只可用心去感受,有时候真的无法说得清楚
 ·谁毁了我的孤寂,谁就毁了我的艺术
 ·美盲要比文盲多很多,国家急需美育。
 ·谢谢你,那些曾经轻视过我的人,因为你们我才奋进
 ·艺术家就好比鱼鹰,吃的太饱就不干活了,所以,不要让艺术家拥有太多。
 ·大师问弟子曰:雪化后是什么?众弟子答曰:是水。有一弟子曰:是春天。
 ·艺术创作,绝不是个人问题
 ·吃人家饭,就一定会看人家的脸色……鲁迅先生告诉我
 ·“心画”,源于石涛,“画受墨,墨受笔,笔受腕,腕受心”。
 ·不要讨所有人喜欢
 ·行,以知道
 ·艺术家就是布道者
 ·何必低首求同群
 ·没有天分,画死也没用;有了天分,不死画也没用。
 ·艺术,不是靠老师教会的!艺术学就是人学,就是佛学上的自性说。
 ·一个金钱说了算的时代,守住自己的灵魂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
 ·“艺术”是目的,“技术”是手段,只注意手段就会忘掉目的,要不择手段达到目的
 ·余乃草根出身,不耕官田,非主流非圈养,弄了一些冠冕堂皇的头衔,穿几件华丽的衣裳等等都是因为那些以貌取人、狗眼看人低的外行人……艺术到底是什么,现在看来已经不那么重要了,钱已经让艺术界集体缺钙、精神虚脱、丧失标准、学术混乱、纸醉金迷、人不人鬼不鬼了……不管怎样乱,我的思想必定会引导中国画的未来方向,别不信!
 ·登上山顶的人明白尚在山腰的人的感受,而山腰上的这个人绝不会知道山顶上的人看到了什么,且往往持怀疑态度。
 ·好的艺术没有固定样式,但必有其共同精神。
 ·对于艺术的坚持,完全是一种信仰的坚持,像梅花迎着寒风一样,执着热烈,但又孤独,所有的苦难都不能让我软弱退缩。
 ·祖国,民族,艺术,是我的信仰。民族性,地域性,个性,是我的创作标准。
  ·聪明的人总耍心眼,但不用功,老实的人总会使蛮劲,但不用心,这便是世间成功者少的根本原因。
 ·真正伟大的艺术家,也是苦恼最多的艺术家。
 ·中国国家画院的“大美为真”和“中国精神”“中国风格”“中国标准”,让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仰,思想,观念和人格。
 
 ·艺术不是“指定产品”,下个命令就能出来艺术品,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,所以,有政治目的的艺术品都缺乏自由。
 ·当今的艺术界,如果要去改行卖假药,个个是把好手。
 ·韩美林先生说:激情不是耍猴,也不是弄些抽了筋似的动作吓唬人,这性那性,说到底,它积淀的是人性、爱心、令人发颤的美。
 ·天才努力的时候,大家往往没有看见。
 ·小品应当大境界,大构思应该尽精微,做人做事也相同。
 ·当我自己悟的越多,我就越不相信艺术里面所有被绝对化的东西。
 ·要想在千变万化的时尚之中保持个人风格,重要的一点就是:更好的坚持自己的风格。
 ·最有用的经验都是自己教给自己的。
 ·我经常发现自己错了,所以,我才能找到一些正确的答案。
 ·所有难以解释清楚的感受,都是你内心的奥秘。
 ·所有杰作都在希望中诞生,尽管我们都在痛苦中创作。
 ·“凡势欲左行者,必先用意于右;势欲右行者,必先用意于左;或上者势欲下垂,或下者势欲上耸,俱不可从本位径情一往,苟无根柢,安可生发,盖凡物皆有然者,多见精思则自得”,万法同宗,古之画论亦可为处世之道。
 ·艺术家,一生的对手只有他自己。
 ·静下来,想自己,想到毛骨悚然不敢再想的时候,那就快看到真正的自己了。
 ·书画家不是表演艺术家,我拒绝表演!逼着我去表演,也出不来什么好东西。
 ·行之独木桥上,只有不回头、无退缩,否则一不小心就会滑落,坚持几步,你就过去了。
·一个人看似渺小,但当他与伟大的事物联系在一起时,那就不同了。
 ·创造不是来自于秩序,而是来自于混乱。
 ·“画不离心”,事物的本质,仅是一个“心”字,“心”系生命之源头,自别具深意,表达的深度皆是一切事物的深度。
 ·艺术家的伟大,来源于艺术家的作品。
 ·艺术家越具艺术性,他的作品就越艺术。
 ·国画不是画风景,她讲笔墨、讲意境、讲情趣、讲内涵,笔墨是艺术语言的符号,意境是作品的灵魂、是心迹、是人格、是文化修养、情感意识等等之总和……所以,我最瞧不起那些把一切物品照搬到纸上就称为“艺术品”的“艺术家”!
 ·画者是鱼,观者是水,孤芳自赏最心痛。
 ·罗丹说过:真正的艺术家是冒着危险去推到一切即成的偏见,而表现他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 ·一百个艺术家算同一道题,可能会有一百个答案,这不是不正常。
 ·他人六神无主,而你能镇定自若不人云亦云;被众所猜忌怀疑,你能自信如常不妄加争辩;有了梦想而能不迷失自我;有了神思又不至于走火入魔;如有成功而不忘形于色;灾难之后也能勇于咀嚼苦果;美好即将破灭也不言放弃;遇村夫交谈而不变谦恭,和王侯散步而不露诌媚之颜;昏惑的骚扰非能摇动你的意志;与万人为伍你能独立卓然……这样,你就接近君子的品质了。
 ·古人言:“性痴则其志凝,书痴者文必工,艺痴者技必良”,故白石翁曾刻印曰“痴是长绳系日”。
 ·驴就是驴,马就是马,马驴结合生下的是骡子,骡子不会有后代。
 ·艺术家就是在大家司空见惯的东西上能够发现出美来,所以,拙劣的艺术家永远都戴着别人的眼镜。
 ·艺考现象:最初还能发现一个人的个性,后来是发现一个区域的个性,最后发现的却是一个全体个性,现在已都没有了个性,可悲。家长别让孩子们聚在一个门口瞎挤了。
·吴冠中先生针对社会现象和艺术现象说过一句语重心长的话;能改行的就趁早改行吧。实在改不了的,那就好好画画。
 ·弱者往往掌握真理,强者不讲理,但却掌握着弱者,这就是社会现象,社会公器(诸如体制、行政、文化权利和舆论媒体等等),皆为一部分特权人士和组织的专用工具了。
 ·不要期望什么灵感,它不常常存在,艺者的德性是智慧、专注、真诚、意志……孩子都分不清娘是谁,哪里还能找到奶吃?
 ·金钱没什么毛病,可现在的问题是:金钱把人弄出了毛病。
 ·艺术皆非靠一时的热情和冲动创作的,而是经过几十年不断的修炼,不断的外师造化,长期的文化积淀,慢慢养出来的,“慢”是一种从容、自然的生命境界,在今天这样一个浮躁喧嚣的时间,让一个艺术家“慢”下来是非常困难的……
 ·日本众画家在美国搞一大展,结果门可罗雀,何故?所展作品皆为美国风格是也,国人心情何如?
 ·十个优点不如一个特点!
 ·风格即人,我风格,故我在。
 ·余从艺近三十载,求学若渴,故所遇名家大师无计,然能使我肃然起敬、胆战心惊者唯孙先生瑞成公也,余十四岁时受先生开蒙,给我了第一口纯奶……今我已不惑之年,非先生冷面,见先生时还言语结巴、满头大汗,似犯了什么大错的孩童一般……
 ·千里马和伯乐同样重要,但问题是现在的时代不缺少伯乐,而是千里马,即便有千里马出现,也都让伯乐给调养成骡子了。
 ·小道娱人耳目,大道震撼心灵。
 ·鱼忌网,鸟恨笼,我怕“规矩”。
 ·艺术创造不只是追寻源头,最重要的是去探索未知。
 ·老子曰“持而盈之,不好其己,揣而锐之,不可长保,金玉满堂,莫大能守。富贵而骄,自遗其咎,功成,名遂,身退,天之道”。
 ·人这一生只是个过程,要说有结果,那就是死亡,所以,人生的全部意义全在过程中。
 ·离别人越远,离自己越近
 ·不要轻易就改变自己
 ·什么东西能除去杂草?只有好好种庄稼。
 ·人人都能看得懂的,那不是艺术,那是流俗。画画是寂寞之道,画家是精神贵族。
 ·卖画没错,齐白石卖了一辈子画,但他没买自己。
 ·与艺术相伴,与自己相处。
 ·争着抢着去西方国家换血,换完了才发现血型不对。“价值取向”和“文化自尊”是当前中国文化人最可怜的。
 ·把满的地方倒空,把空的地方装满。
 ·我要是一天天在意别人怎么看我,那我可怎么活哟!
 ·孤寂沉静,特立独行,远离尘嚣,不随流俗,此乃精神寂寞,是形而上者;空旷杳远,形单影只,无人问津,此乃物质寂寞,形而下者。
 ·没埋下种子,天天捣鼓浇水施肥也开不出花来。
 ·自己觉得自己不行了,那就真的不行了
 ·关于鸟之形,画时可任意为,俗语:林子大了,啥鸟都有!
 ·学问之事贵孤往。石涛有云:乃天生一人执掌一人之事。
·众门生建议黄永玉先生成立“黄永玉画派”,黄老说:“群狼才需要成群结党,狮子不用”。
 ·梁实秋先生说:画,这样的东西,不同于其它学科,除了天才苦功外,还需要深厚的民族历史的背景所孕育出来的气质。
 ·墙头草绝不可能长成大树
 ·贪心的猎人要追上向五个方向跑的兔子,也只能是一无所获
 ·三国时,周瑜一步三计,诸葛孔明三步一计,谁胜乎?
 ·文化自尊、文化自信、文化自觉,是需要当今中国文化人所深刻思考的问题。
 ·个人风格只是追求目标过程中的自然结果,终极目标是人格的至善完满。
 ·“时尚转瞬即逝,唯有风格永存”,时尚不等于好,等你费劲赶上时,新时尚也就又上场了,所以不要赶时尚,而是要创造时尚。就像邻家胖二嫂美滋滋的穿条紧身裤人前显摆,其实城里人十年前就都不穿了。
 ·艺术是一种非常个化的体验和感受,不是用谁的框框去框住谁
 ·不管快与慢,跑在自己的跑道上
 ·越是简单,越能在刹那间看到人的情性
 ·台湾作家李敖在出版集自序中写到:中国古今写文章最好的有三人,第一是李敖,第二是李敖,第三是李敖
 ·直起腰!仰起头!正视前方!我最恶心那些满身奴性的人。
 ·记者问黄永玉先生怎样才能画好画,黄老答曰:一张纸上,该画的画上去,不该画上去的别画上去。
 ·“美”不等于“漂亮”,“漂亮”不是“美”。“风格”不同于“习气”。
·丰子恺论及李叔同出家因由时曾说:人的生活可分三个境界,一是物质生活,二是精神生活,三是灵魂生活。
 ·爱!恨!有什么可以扭扭捏捏的!!!
 ·“爱”是心底的颤动,震撼着每一根神经,当“爱”来临时,我可以为她付出我的的生命,等两颗心融为一体,“爱”又会像水一样一切都能包容。
 ·“形而上者谓之道,形而下者谓之器”,而今大都器存道亡亦!
 ·“天下莫柔弱于水,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;以其无以易之”,那是不可替代的力量。水有着至善的本性,水不只哺育万物,而且甘于居卑处微,随形而就,与世无争。不争则不争矣,可是当其澎湃激荡,震惊万壑之时,我们看出了水的威风,那是摧古拉朽,势不可挡的威力,当她再一次复归宁静时,依旧上下天光,一碧万顷……余京东潮白河畔之“师水庄园”工作室恰与范曾先生之心迹神合,甚幸!
 ·艺术品的最终目的不是技法和形式,而是震撼、是感动、是教化、是回想、是余音、是境界和品位、是一切用语言无法表达清楚的一切形而上的思想上产生的一种感觉。
 ·“变”是我艺术生涯中唯一“不变”的真理
 ·有些路只能是一个人走
 ·一个歌星能够在上万人面前指挥大家一起唱,随着节奏一起跳,一起舞,达到那种让人血脉喷张的场面,但一个画家永远也做不到这些,他所能做的只能是孤寂的在画室中日复一日地雕琢着自己的那颗心、打磨着自己的灵魂……
 ·“拿起”容易,能“放下”者方为智慧。“得”是能力,“舍”是高度。
 ·爱是卿卿我我、爱是轰轰烈烈、爱是石烂海枯、爱是梁祝化蝶、爱是山盟海誓、爱是感动日月……现如今,这些都是戏词了。
 ·阴天也面向太阳!这是贾平西先生教我的。
 ·心归于“静”。
 ·“爱”不只是在嘴上随便说说的东西。
 ·一个是生活,一个是灵魂,一个跪天发过誓,一个是水一样的心。
 ·你再怎么耷拉着脸,时间还不是一样过
 ·很多时候,我眯着眼睛看世界,更清楚!
 ·艺术家就是要挖掘事物的本质,不管用什么形式,但绝不是一些表面的小趣味
 ·对于钱,儿子面前,我永远贫穷,这是让他独立;爱人面前,我又是永远富有,这是让她安心…
 ·“体制”让人有的人特别的踏实,又让有的人特别的不踏实,“世态百相”由此而生。
 ·何必打肿脸充胖子?疼则不说,等消了肿,露了形,咋弄?再打?
 ·真正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往往是在人生得意时
 ·尾巴翘得越高,露的屁股越大,孔雀开屏时,我们只是没让其转过来看看罢了
 ·身体上有什么缺陷,可以穿衣遮掩,而作品不会,它是赤裸的
 ·一个只有学问而没有智慧的人是很可怕的
 ·狗说:“只需摇铃乞怜,讨好主子,就不愁吃喝”。狼不以为然,抬头看了一眼脖子上一圈没了毛的狗,说:“饿死不去,没自由”。
 ·放,放开,真正的彻底解放。过去缠足的小脚女人都希望跑两步,更何况是健康多情的我辈。“画马非画马”“所言非所言”,老甲先生、赵贵德先生都是我心中的自由人。
 ·除了单调乏味、没美感、没技巧、丑陋恶心这些因素,没有国家特色、民族特色、缺乏地域特色乃至缺乏个人特色和个性特色……总之,缺乏艺术所以为艺术的几乎一切特色的“艺术”,都是骗人的。
 ·欣赏一件艺术品,仅仅用“看”这个词,那就是低级趣味的!
 ·现在的艺术圈,怎么看怎么像个马戏团。
 ·要想别人不恨你,要么你站得很低,要么你站得高高的,让他把脖子仰酸……
 ·现在的同行们大都是假惺惺的浮夸,我也有虚荣心,总想听些好话,可等晚上一个人躺床上想想,那些人从心里指不定咋骂我呢……
 ·天下最可怜者,莫过于笼中的狮子老虎们。
 ·如果没有自由,我宁愿舍弃生命。陈丹青不惜一切去换取自由,我很感动,很尊重。
 ·17世纪90年代,石涛到北京,其作品被当时美术界的“主流”人士指为有“纵横之气”。齐白石54岁时来到北京也遭此排挤,其作品被骂为“粗野”。齐翁说过与石涛类似的话:“画好不好,诗通不通,谁比谁高明,百年后世,自由公平,何必争此一日之长短。”
 ·因为是野草,所以生命力极强。
 ·唐僧如果坐飞机去取经,那就没有一点意义,因此,人生所有的内容都在路上。
 ·名人字画与古董:先别计价值如何,只要你买的是真货,就已经是烧高香了。
 ·社会一切现象的定律:等人快要死了,才想到去医治。
 ·说良心话,我真看不出国外和国内很多“艺术大师”的作品好在哪儿!其实,是大家好奇除了作品以外的那些故事。
 ·“个性”等于“创造”、“精神”、“包容”;而“任性”指的是“滥造”、“神经”和“偏见”。
 ·笔是骨,墨是肉,水是血,思想境界是灵魂
 ·“取法乎上”,要行大道、正道;正大气象,正是风格之正,大乃格局、气度是也;“法要严”,行笔即指用笔中的起落、轨迹、变化、顺逆、涩滑、松紧、转折、行收皆是,同乐律、中医、舞者等大千世界阴阳变化大体相同。
 ·线求毛、涩、松、畅之说,毛生于涩,毛涩为一家;松乃丰富、饱满、凝练、而非松松垮垮;畅指血脉通畅;收笔要留,求意足气圆,收笔不留,气之将散,以缓救滑,阴阳求衡,气古神清……求中医之法医之,亦可愈也。
 ·艺术术语中‘空’不是‘空’,读音不同,大相径庭;技法中‘工笔’‘写意’之说亦不妥当,‘写意’是一种精神,‘意’是一切艺术的核心,难道‘工笔’就不写意幺?
 ·董玄宰言: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方可作画。画之为学,包含广大,圣经贤传,诸子百家,九流杂技,无不想通,日月经天,江河流地,以及立身处世,一事、一物之微,莫不有画,非方闻博洽,无以周知……故论画者以能品为下。
 ·人谓书画之道,不能超群致妙者,多为先匠所囿、法度所拘,法度何能拘人,先匠又何能囿人耶?实则泥于成法,陷于守旧,既无法摆脱樊篱,又不能自闭蹊径,兼之昧于学用之病所自拘自囿耳,昔云大匠能诲人以规矩,不能使人巧。巧者,善学于不善学之别耳。善学者必从规矩而入,亦必从规矩而出;入必深而能探奇发奥,岀必奇而能化旧创新。故其成也,任遨游而邈云汉,从心所欲,无往不适……似晏济元先生这般师者当今已不多亦。
 ·无气节者无高格,无思想者为尸肉!
 ·诸友问余:“何以不允你儿从事艺术?”,余回曰:“不深入,吃不饱,深入则苦痛孤寂”。
 ·鲁迅先生遗嘱其一曰:孩子长大倘若无能,可寻点小事情过活,万不可去做文学家或美术家!极为露骨。
 ·“玉”有瑕,何况人乎!瑕疵人人皆有,只是尽力藏着罢了!比如,余厌厨事,自圆曰“君子远庖厨”。也多恶习。
 ·“爱”和“喜欢”不是一回事。
 ·怎样才能更好的生存?那就是你去适应所有一切你愿意或不愿意的一切!因此,我最恨自己违背良心说话、做事,好在自己不惧官、少求人,没有蹭饭恶习……
·“刻骨铭心”,说白点就是拿刀子在骨头和心脏上刻字,那种疼痛非同一般……
 ·若要提高自己的人生境界和人格魅力,我建议您去认识金岳霖、陈寅恪、傅斯年、马寅初、李叔同、蔡元培、熊十力、马一浮、梁漱溟、章太炎、梁启超、王国维、鲁迅、吴冠中诸公等等,余自认对诸公研究不深,但诸公对余影响甚大!
 ·胸中的问题多,答案少,所以,我一生都在求知的路上!
 ·师者,应教给学生怎样运用知识,而不单单是储存知识
 ·时至今日,就像袁武先生讲的,画家卖画,已不是本事,不卖画才是本事,钱不是画出来的,是瓜熟蒂落的果子。
 ·…不管日子有多难,女人常跟男人说“你吃,我不饿”“我只要你好好的”,男人常跟女人说“别怕,有我呢”“别怕,我来了”……这是人间真爱。
 ·我是一个有思想而朝着自己的思想而行动的人!
 ·艺术家动情极真极切、透彻骨血,反则,其作品亦无生命
 ·画家,绝不只是研究画画那点事
 ·我风流,但不下流!我傲骨,但不傲气!
 ·实业大亨、SOHO总裁潘石屹告诉过我:人生会经历三个过程,做骆驼、做狮子、做婴儿!深刻至极!
·道的含义很广,取其一而为之亦不易
 ·让人跟你跑,不要跟人跑!
 ·艺术品是精神产物,不像运动员比赛那么科学,有时候真的无法让评委打个死分数,所以当今最流行的艺术大赛有时很荒唐,也毁了不少人
 ·现如今,有多少人是为了知识而学习?又有多少是为了树人而教育?
 ·昨夜,又与弘一法师谈心,上人随和,着一素袍,从心境思想谈起,又把余部分印章分析点评,并示余应将“十月怀胎”、“寸纸寸金”、“自留地”、“另起炉灶”、“大象无形”、“道法自然”等印随心境变化前后启用,此顺序中亦可开悟。后即兴书“孤鹤”勉余,落款“演音”,夜深,上人归,余至门外行弟子礼恭送。此乃第三次蒙上人托梦教诲……仰看天地外,无我这般人!我生有幸!
 ·凡一切新事物出现,必会有人吵吵一段时间!有一点可以肯定,若干时间后,这些吵吵者大都不如你。
 ·蔡元培对留学生说:不要失去我性,作为中国人,不要被同化。
 ·学术是方的,它能让人有棱有角!官场是圆的,所以它能使人失去棱角
 ·一身傲骨,断难仕进,若求仕进,需换一付骨架和嘴脸,那就不是自己了。
 ·官场,极似儿时露天看戏,演完谢幕了,搬凳子回家睡觉!所以,您自己可千万别当回事,以前把您供着的那些人都出于无奈,哄您玩呢!
 ·因官小,总怕唬不倒人,故小政客面目多狰狞;余见过贾庆林,李长春,刘云山,刘延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,如沐春风!
 ·“誓言”这种东西,只有发誓者心里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。
 ·现如今,艺术批评和美术评论就像央视一套:形势一片大好。误导了读者,满足了艺术家的虚荣,难为了评论家。总之,是低级趣味的、是假象、是不正常的。
 ·没有为爱流过泪的人,不能算是个完整的人
 ·爱上昆曲,是友人之邀看了《牡丹亭》《长生殿》《桃花扇》等昆曲名段后,便才觉那是世上之天籁之音,阳春白雪……
·从精神层面看,大多数人看上去很健康,其实症已不治。·因为世界观,价值观,人生观的扭曲,不管你是政客或什么身份的人,有多少人敢把自己的“心”拿出来晒晒的?
· 国际问题是:自然灾害,保护环境,杜绝战争;国家问题是:腐败,官本位,社会假象,教育。
·“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”,其实在今天,能用钱解决的问题,都有问题。
·一个没有社会责任感的人,是不健康的!
·传统万岁!创新万万岁!!!
·第一批在大学任教的教授们,都不是大学毕业。
·不要有任何抱怨,“自由”已被“欲望”屈服,你只是在意别人眼中的你,你只是想在人前表现一下“虚伪虚荣”的自己,其实,等活到头你却发现:原来自己一直不是自己!这就是大多数人的生活现状。
·妒忌,排挤,压制,甚至搞小动作,打黑枪,下绊子的,都是你身边圈子里的熟人!你啥时候见过村长和皇上较劲?
·不:“入世”何以“出世”,我时刻清醒自己应该做什么!
·社会就象江湖,既然是江湖,所以我笑傲着,笑看着,笑侃着,笑忘着,身处江湖中,心在江湖外。
·我属“野生”,所以我必须从小学会自己找食。
·自己都不相信自己,那谁还相信你?,“失败是成功之母”,那自信是成功之父。
· 人人说“取长补短”,可导师高卉民先生要我“取长补长”,所以,我信高先生说的。
·很多人很多时候,等快死时才发现自己走过来的路却原来是错的。所以我想说:不是任何一个人就可以随便去做艺术。现在有八成的人都是在亵渎艺术。
 ·我的创作思想是遵循毛泽东主席的教导;凡是敌人拥护的我就反对,凡是敌人反对的我就拥护。
·今天,幸福的艺术家越来越少,从事着本该幸福的艺术,却幸福不起来,实在太可惜了。其实最根本的是;今天的艺术家们大都不艺术了。
·中国画是艺术,不如说是一种修行。
 ·权力化和商业化构成了当代艺术的双重堕落。
 ·当代画坛什么都不缺,唯独缺的是一种独立的批判精神,一种真实的艺术情感。
·任何教育都急需从身份教育,分数教育转变为能力教育和精神教育。
·一幅好作品在出生前,很长时间都有一种强烈的感情冲动,直到这幅作品完成,往往这样的作品最接近作者的心灵,也更完美。
··当你把艺术看成一种学问、一种民族精神、一种社会责任去发展自己,势必会得到社会的肯定与历史的赞誉。艺术不是技术,艺术是文化、是思想,艺术家创造艺术,他是要告诉观众一种意识、一种文化思考、一种生命状态。
··怎样理解传统呢?我记得在泰山美术论坛上陈传席先生说:文化到今天凡是没有传统的文化艺术,肯定不是太高级的东西。

··中国画的现状杂乱无章、鱼龙混杂、所谓的“大师”“名家”混迹其中,庸劣之作俨登大雅之堂,试问真识画者几?可与言画者又几?但这正是艺术发展、变革的必然现象。我们不能以劣作泛滥而否定真的修炼者,真正有人格魅力、有艺术表现力、有意境美感的作品还在源源不断的出现,潜心于艺术、以艺术为生命的画家并不在少数、冯其庸先生说的话“真正的大鱼在水底”。
· ·艺术思想就怕墙头草,只要有风就顺着倒,没有自己的的观点和立场,梁树年先生的点评很精道:“人家喝牛奶健身,我喝牛奶拉稀”。

 ··艺术里的“大多数”永远都是错误的,胆小的艺术家是没有选择和出路的,艺术里的那些规矩都是给小孩和傻子准备的。
· ·我的画经常会留下很多空白,我喜欢也很在意这片空白,它不是放弃,更不是卖弄,它是一种特别的情绪和意境,它是“心迹”。
··画中的每一寸面积都价值连城,比黄金都贵,且不可轻易浪费、乱为。
·一个艺术家有了一定的市场和名气后,反正随便摆个姿势随便画点什么都有人买账,慢慢地就觉得没必要费那个劲了,这便是目前没有好画和好画家的直接原因。
·凡是有个性的艺术全是与众不同,如果赵本山大哥演小品全说普通话,那就没味了
··佛家云:德者不求响之和而响自和,仁者不求影之直而影自直,贤者不求名之远而名自远。
·大展的运动化实际上干扰了当代国画创作的正常状态,并产生了一种误导,看似繁荣,实则可悲。
··美术教育:将所有学生都象一个模子范出来的,那就是骗人。
··有一次授课韩美林先生说:"坐蹭车早晚被人甩下来,要自己发光,别去沾光,等人家灭了,你仍是漆黑一片”,又说:“人间没有上帝,谁也不用听谁的,尤其是艺术”。
·李可染先生带黄永玉先生去齐白石先生家,可染先生问白石翁:“画画、写字时笔怎么拿(执笔的方法)?”白石老答曰:“抓紧了,别掉下来就行”。
··艺术里没有不可能,什么都可能,在艺术上,善于独行者,往往都是寂寞的。
··在艺术术语中,我不喜欢“高产”这个词,“高产”的作品是一种重复,其思想性、独创性及一切艺术所要表现的东西,往往低下或不具备,一件好的艺术品有时搞得作者痛不欲生,十月怀胎,才会有大婴儿呱呱坠地。
··静下来,还是要静下来,也必须要静下来!
··我最烦的事就是别人干涉我的思想。
··“请把我头上大师的桂冠摘下来吧”,这是季羡林先生说的,我听后都掉泪了。
··以古为师可以得能品,以自然为师可以得妙品,以心为师可以得神品也。
··工具和技法永远是思想感情的奴才,一幅画,如没有思想,没有作者的情感,笔墨就是孤立的,就等于零,这本是冠中先生的本意,可偏偏被一些人理解歪了。
··画外功夫,就是在喝茶聊天、走路、读书及生活的某一个细节有所感悟。
··“创作时如同从高处往下跳,头先着地或脚先着地,事先并无把握”,毕加索早就悟出了艺术创造的天机。
·只要你掏钱,让打字部在你的名字上印总统都可以。
··什么人也不要跟随,你就能走在自己的路上。
 · 因为长期自学且四处飘零,无根无依,所以自然而然摆脱了门户、流俗之累,所以我真的是幸运的。
··“艺术大师”——上趟厕所都能碰上好几个。
·术市场最大的悲哀就是一大部分买主还不怎么识货。
··当代艺术品9成将被淘汰,过10年回头再看,一些现在风头正劲的画家会不见踪影,投资他们的买家将会大幅度缩水贬值,血本无归,因此当代艺术品投资风险性无疑是较高的。
·有规矩,又不能被规矩所规矩;师古而不泥古,喜新而不厌旧,修养、意境、气韵、笔墨、气势……始终是中国画的主心骨,也是我一生的追求。
··有些偏离中国画太远的东西,你我也没有权力让它存在或消失,就好像我们吃饭夹菜一样,不愿吃的菜不夹它就是了......
·继承一定要,旧的东西不懂,没有深刻的理解,新东西从哪儿来?创新更应该要,不相同就是艺术,继承与创新界线是模糊的,很难把握,所以这是个很坎坷且极具艰难的实践过程。
··中国画是一门很深的学问,在没有弄清数千年博大精深的中国画之前,不要大言”中西结合”,吸收别人的东西,是为了更好的发展自己,哲学的与科学的有时是不相融合的,怕就怕最后找不着自己,鲁迅先生说过:“越具民族性才越具世界性”。
··教育现象定律:学历不等于学问,更难等同于学识。
··艺术家和普通人最根本的区别就是:艺术家努力表达的是他的本性,普通人尽力掩饰的也是他的本性。
··艺术家的成功三要素:智慧、孤独、创造。
·画使人喜,不如使人惊,使人惊则又不如使人思。
··一件成功的艺术品,是艺术家的心迹,无法用言语表达,说也说不清楚,一两句话就能揭穿,便也索然无味了!
··艺术家的作品里,什么都可以虚构,惟有感情不能虚构,所以每当出现一件好作品,我都会激动好长时间。
··艺术家的全部智慧在于一直寻找自己,找到了自己就等于找到了上帝。
· ·我听过范曾、黄永玉,韩美林先生的课,那话说的一听就知道是真的,记得韩先生说:搞学术、做学问,不是看别人的脸色,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,还要你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?
··为艺之道,急则不得,若只问耕耘,佛不出时间,菩萨也会照顾你的。
··父亲种了一辈子的庄稼,那罪受的......,因为我不想重复父亲的生活,所以,我一直很努力。
·艺术不是方程式,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,艺术是真实情感的产物,是创造和突破,是作者一种纯粹的情感倾泻,艺术作品的生命力是在作者的精神深处产生的。
··艺术和为人一样,能做到不用心机,才是最好的境界。
··每一幅画落笔时,老祖宗留下的什么“六法”、“八法”一切什么法都扔到脑后,这时候没时间想那些东西……
··离经叛道才能发现前所未有的东西。
· ·书与画,说简单一点就是拿笔在纸上画道道,要想把这道道画出品位来,那就难了……
··创造的过程是最痛苦的过程。
··为求得真性纯朴,我们真的有必要在闹市中想法安静下来,保全德性在生存的历程中不过分残伤,方有可能恢复本初,这样终生所造才不至于是
一堆垃圾。
··《山静居画论》云:”作画必先立意,以定位置,意奇则奇,意高则高,意远则远,意深则深,意古则古 ,庸则庸,俗则俗矣”。
··当今“大师”泛滥成灾,滥得让人可怕,让人躲闪不及。白石翁五十八岁日记中录:”青藤、雪个、大涤子之画,能横涂纵抹,余心极服之,恨不生前三百年,或为诸君磨墨理纸,诸君不纳,余于门之外,饿而不去,亦快事也。”所以白石翁是大师。
·老子云:“孰能浊之以静,徐清”。吴澄本注说:“浊者,动之时也;动继以静,则徐徐而清矣。水动则浊,水渐渐静下则自慢慢而清澈:心能够安顿下来,心境才能空明,心境空明,是撤去欲望和知性带来的困扰,“耳止干听,心止于符”。我所想表现的一切意和境,是来源于这种专一化的心悟。
··有修行者问佛,你从哪里来?佛答曰:我从来处来。又问;你往哪里去?佛答:我往去处去!画事亦然,从来处来,你是自然之身,往去处去,你须修成正果,为自由之身,方能在自由世界里翱翔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·有记者问我:“你这么年轻,有时一幅画收藏家给你几万元,为何不卖?”我答:“您贱卖你的生命吗?”问着无言....... ·听厦大易中天先生讲课,最大的感受就是:活出个自己来。艺术家最好的说服力就是自己的作品。
·人生的“精彩”需要付出天价:孤独、苦难、大起大落、顽强坚持的信念........所以我越来越感到自然、平凡、简单才是最大的幸福。
·艺术之旅和生命历程一样,有阵痛、煎熬和挣扎,也有不断的求新求变、自我否定、自我超越。艺术,对真正的求艺者,就是一种信仰。
· 余去某高校讲课,同学们都想让我谈谈国画创作的精神及要旨,余说:无中生有,肆无忌惮,无法无天的创作欲望,就是要破坏程式,没有常规,没有章法的一种创作态度...........众哑然。
·画有三妙:让人惊、让人喜、让人思。大凡出奇制胜者多让人惊,技法娴熟者让人喜、内涵深邃者让人思。
·杨象宪先生总是在应酬完那些低劣的画展和笔会等纠缠后,匆匆返回家中,挂上潘天寿或其他良师的佳作仔细欣赏品味,消除“眼疾”,谓之“洗眼”
·哲学,不是死搬书本上的套路,有的哲学书籍都是骗人玩的,生活中遍布哲学。
·艺术界打假,确实是一个复杂的问题,不单单是艺术品有假,现在的“艺术家”、“评论家”、“鉴赏家”等等什么家大都也是赝品了。
·“欲知大道,必先知史”---------“传统”是万万不可丢掉的东西
·近日,甚感思想困惑,故又温新先贤大师的画册及文集,从朱耷、任伯年、吴昌硕、李叔同、潘天寿、齐白石、李苦禅、徐悲鸿、黄宾虹、李可染、启功、黄胄到现代的范曾、袁武、贾又福等。余曾无数次在梦中和诸多先贤及名家大师沟通交流,时常谈至心情激动,感悟颇多,实为世上洗脑之良方也。
·志无休者,虽难易行,行不止者,虽远必臻。
·“空灵”是对作品空间美的褒奖,“迫塞”是对空间处理不当的贬斥。知白守黑,虚实相生,开阖变化,无不与空间意识相关联。在中国画中,“空白”不是无,而是有无相生、生灭运化的永恒活动,是“空不异色”。“空白”是有生命的、有灵性的,比着墨的部分更耐人品味,含蕴着画家生命深处的寂寞、孤独、荒寒与傲骨。画实易,画虚难,神在形外,境在画外,艺术家必须善造虚境,才能独得真谛。
·我估计把国外的什么威士忌、XO和中国的二锅头、老白干兑在一起喝,肯定不是个正经味!
·新和旧不是评判艺术的标准,好和坏却是绝对的。
·“用艺术衡量艺术”陈丹青一语道中艺术的评审标准,也是唯一标准。
·赫拉修斯说:“你自己先笑才能引起别人脸上的笑,同样你自己得哭才能在别人脸上引起哭的反映,你要我哭,首先你自己得感觉悲伤。”画者何如不是?
·风格从自由开始,自由就是叛变,一切的重复就是闹剧!没有爱恨的地方艺术家表现得最平庸!
· 艺术家的创作,本质是一种灵魂的再现和生命创造,艺术作品的最终目的是让其发出作者心灵之中的神圣之光,所以说艺术家的原创作品都是神圣的!
·艺术不是疯狂,艺术是理智、高度的理智,不然所有的精神病院都会变成艺术学院了。
·有的画家画眼睛所看到的,有的画家画心灵看到的,所以有的作品悦人耳目,有的作品则震撼心灵。
·个性-------就是不要随意涂改自己!天性和才能是什么也挡不住的。
·不媚俗、不跟风、不受潮流所影响,不受市场所左右,更没有受强势力文化对艺术判断而犹豫,秉持着自己的艺术观,演绎着中国文化人与艺术家对中国当代艺术独立的判断、追求与文化思考,以独立的人格、自由之思想、独特的艺术风格伫立在中国当代艺术之林,努力成为中国当代艺术中最具魅力的艺术家。听起来吓人,其实这就是我目前的思想。
· 精神境界是中国画之先导地位,是灵魂........其他一切和国画相关的东西都是为它服务的
·现在市面上的“画家”、"艺术家"大都是艺术院校批量生产出来的。吴冠中先生说过:“美术院校是苗圃,绝不可能是艺术家的速成班”。
·当代艺术的一切浮躁和艺术家的病态,都来自“体制”和“市场”,这也是艺术界和艺术家最大的悲哀。
·太阳旁边是看不到闪光的星星的。这个时代,不随波逐流,不卑躬屈膝与某种潮流和行为,这本身就是艺术,一种修行。
· 有缘禅师问大珠慧海禅师:“和尚修道,还用功否?”大珠道:“用功”“如何用功?”"饥来吃饭娟时眠。"“一切总如同禅师用功否?”“不同”“何故不同”“他吃饭时不肯吃饭,百种需求;睡时不肯睡,千般计较,所以不同”。
·艺术作品一定要留有足够的余地让观众去补充完善,留的空间越大,它的意境就越深,生命力就越强。
·马蒂斯说过:“画面上绝无可有可无的东西,如不起积极的有益的作用,便必定起破坏作用。”
·自己不会飞,即使让人带上天空,最终还是会掉下来
 ·“待过美院和了解美术教育体系的人都知道,简直就是杂乱无章,学的教的都是盲目,大家都不满。”国家画院梅墨生先生一语道破当代美术教育的病态。
 ·“体制及人际关系在腐蚀民族之魂。”“取消画院、美协”...........是谁惹恼了吴冠中?
 ·美是修养,是高贵典雅,是一种境界和档次,不是装出来的,更不能用金钱去衡量。你就是镶上满口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、语次、举手投足........要不然怎么都拿鲁迅先生称美男子呢。
 ·艺术家和其他动物没什么区别,圈养和野生的能力和特性是天壤之别。
· 美术教育,让学生吃的“第一口奶”很重要,“第一口奶”吃错了,就很难转回来了。
·艺术市场的浮躁热闹和无秩序,搞得书画家个个像小丑一样在前台扮演着各种角色..........
 ·寒山问拾得:“世间有人谤我,欺我、辱我、笑我、轻我、贱我、骗我,如何处治乎?”拾得答曰:“只要恶他、避他、由他、耐他、敬他、不要理他,再过几年你且看他。”
·书画艺术就是和生命拼耐力的艺术,人生对于画家而言太短暂。
·艺术作品之所以有其生命力,并不在看懂什么,或者看不懂什么,也不在乎得出什么道理,关键是作品本身有没有一种威慑人心的力量,紧紧的吸引你,是你迷惑,又让你难以忘怀...............
 ·目标相同,道路却有很多,所以有的人一直在岔道上走。
 ·一切过量的表达、夸张、卖弄...........都是俗
 ·在知识面前,我们任何时候都应该是幼儿态
 ·习画,应先求法则,后求意境,再求神韵。习法则须从严出入、繁处入、密处入、实处入、尊古偱今,入而能出,然后求脱,求意境须从高处入,大出入、深处入、厚处入,要窥见古人之心,使意与法合,影随性生,而得圆融无碍之妙;求神韵要从读万卷书入,行万里路入,养吾浩然之气,在元气混茫间,纯任一片天机,冥心玄化,自然万般神情气韵都来腕底。
 ·等到我们的子孙要去外国学习汉字,学中医,学京戏时,那我们就只有哭得份了。
 ·“走麦城”并非是坏事,当初我走麦城时就让我看透了很多人,懂得了很多事,悟出了很多东西......
 ·画人常说,笔下没有东西,这东西是什么?就是意境,就是内涵,就是通过学识而进化成生命的痕迹。常言道:“美妇粗头垢服不掩其艳,奇才落笔求平自露其奇”,看似漫不经心,实则精微广大俱在。
 ·无论多么浑的水都有澄清的时候,等所有的喧嚣都终于停止,那是我们就可以重新回到艺术所需要的那些严肃的标准上来。
 ·当艺术家乐于被市场控制的时候,就很难做出的决定来创新系的作品。
 ·清初“四僧”之一髡残晚年评自己一生有三个“惭愧”:尝惭愧这只脚不曾阅历天下多山;又尝惭此双眼钝置,不能读万卷书;又惭两耳,未尝记受智者教诲。
 ·善画者师物不师人,善学者师心不师道,善为师者师森罗万
象,不师先辈。
 ·作品愈走向冷僻、清寒,也就离世俗愈远。
 ·凡状物者,得其形,不若得其势;得其势,不若得其韵;得其韵,不若得其性。
 ·著名歌唱家李双江先生说过:“我曾经发现很多极具音乐天赋特色的青年音乐人,怎么进入音乐学院都培养成废物了呢?”
 ·求博大为上乘,求个性为中乘,求物象为下乘。
 ·真正有效的教育是自我教育。
 ·五千年华夏文明史被现在的我们糟蹋的伤痕累累,大部分人已经不知道“克己复礼”,道、德、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为何物了,脑子里只剩下贪、欲、嗔、痴......
 ·“只有儒家思想和大乘佛法才能拯救人类的危机”,净空法师所言确实值得全人类去思考,去实现......
 ·艺术规范不是也不能靠哪个人去规范,艺术的规范最终会靠成熟的市场机制,由画廊、美术馆、观众分别层次,其实就是一句话:淘汰差的。
 ·艺术家首先要是思想家。
 ·《宪法》第一章第一节规定:《弟子规》《四书五经》是大、中、小学的教科书,是必修课。
 ·外国人说咱文化缺失、软骨病、钙流失......而我们却轻易地摒弃自己的传统,丧失民族文化的自信心,还在天真的移植、嫁接、谄媚、传导、拜服人家西方的东西,这和自杀没什么区别。
   ·我自幼家贫,喜欢在纸上糊涂乱抹画道道,三十年的苦修自悟,越来越觉得把那个道道画出品味来太难了......亲戚朋友们都说我功夫没白费,出了好多书,办过好多展,卖了好多钱,画出了农村,画到了北京,画到了国家画院,还混了一大堆这了那了的头衔等等.....其实我本布衣,殉道于艺,自幼家贫,颠沛流离,阳关大道,独木小桥,山重水复,柳暗花明,不耕官田,不食官粟,不谋管道,非主流非豢养......  择“艺”而从,终生相许。
   “艺术”到底是什么,现在看来在很多人眼里已经不那么重要了,文化自觉、文化自信、文化自尊早已迷失,已不知“文以载道、成教化、助人伦”所云为何,钱已经让艺术界、文化界精神 虚脱、集体缺钙、学风混乱、学术腐败、标准丧失、本末倒置、人不人鬼不鬼了。现在的艺术圈真像个马戏团,会玩的不会玩的都在里面掺和,种种假象迷惑着人们的耳目......依我看,物极必反,什么事都要有个头,艺术总归要回到严肃的标准上来,艺术标准以外的所有东西都是虚的,艺术家最具说服力还是他的作品!
  单从一些简历上你看不清一些人,何况现在很多都是假的,只要你掏钱,让打字部给你印上“总统”都可以。艺术家最真实的东西是他的作品。所以,大家还是看我的画和我的思想吧,那才是我的全部......作品是赤裸的,说什么都是多余的,唯有我的画、我的人格、我的思想才是真的,我坚信我的思想会引导中国画未来的方向!艺术长河里我虽是一滴水,但也总想翻出些浪花来,即便微不足道,我也一直努力着,读懂了我的画,也就读懂了我的心,我只想将心灵洗刷得干干净净,献给那些爱我和我爱着的人......    
 
版权所有©2008 张九州 技术支持:网讯科技 河北名企网荣誉企业
老九艺术馆经理:张金彦 电话:15030190323 网址:www.zhangjiuzhou.com 邮箱:laojiuyishuguan@sohu.com 冀ICP备08008749号